欢迎访问马业网!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会展演出 > 会展

唯一一支人马结合进行舞蹈表演的“梦之队”。舞马!?

时间:2020-02-22 19:54:46  来源:马业网  作者:吴东君  阅读量:0

  马术比赛中尤以盛装舞步比赛最为吸引人的眼球。

  盛装舞步又称花样骑术和马场马术,是马术运动的基础,起源于公元前4-5世纪。20世纪初成为一种世界性流行的竞技项目,并在1912年正式成为奥运会的比赛项目。

  盛装舞步比赛在长60米、宽20米的平整沙地中进行,骑手头戴黑色阔檐礼帽,身着燕盛装舞步尾服,脚蹬高筒马靴,伴着悠扬舒缓的旋律,驾驭马匹在规定的12分钟内表演各种步伐,完成各种连贯、规格化的动作。

  在整个骑乘过程中,人着盛装,马走舞步,骑手与马融为一体,同时展现力与美、张力与韵律、协调与奔放,具有很强的观赏性。

  无论动作多么复杂多变,人和马都显得气定神闲、风度翩翩,表现出骑乘艺术的最高境界。

  纵观历届奥运会,中国人在这个项目上尚未取得突破。可是在历史上,这个项目中国人在唐代是领先世界的,是当时世界上唯一一支人马结合进行舞蹈表演的“梦之队”。

  这项运动在唐代被称作“舞马”,是人、马和舞蹈艺术相结合的一种文化表现项目。这个项目起源于汉代的西域,后来随着张骞传入中原大地,逐渐成为风靡一时、文人士大夫喜闻乐见的一种文化活动。

  (唐代舞马俑)

  早在三国时,曹操的儿子曹植物便是一个狂热的“舞马”迷。他曾向哥哥进贡过一匹心爱的大宛马,这匹马经过他的精心培养,“教令习拜,今辄已能与鼓节相应”,可以踩着鼓点进行跳跃、飞转,翩翩起舞,不断变化步法,极具艺术性和观赏性。

  魏晋南北朝时期,舞马活动在士族豪门中非常流行,当时选用的马匹叫“青海骢”,产自西域吐谷浑。

  吐谷浑人到了冬天“放牝马于山上,言得龙种。尝得波斯马放入 青海,因生骢驹,能日行千里”。

  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,“青海骢”是龙与马的结合,是真正的龙马,所以才能经过培训,领悟音乐和舞蹈的要决,并进行艺术表演。

  舞马是人与动物之间的交流,是用舞蹈和杂技进行配合表现的一个项目。最初的舞马是在南北朝时由吐谷浑人培养、训练后,以朝贡的方式进贡皇室的,《南史》、《北史》中都有相关记载。

  比如《北史》中就记载了西魏大统初年,当时的吐谷浑王夸吕遣使献能舞之马与羊、牛等牲畜的事迹,梁朝天监四年,梁朝封吐谷浑为河南王时,吐谷浑又献舞马于梁,梁朝命张率做赋以记之。

 

 到了唐代,由于李氏皇族对马的喜爱,特别是对“胡马”的钟爱,大批胡马来到中原。除了军事用途之外,有不少西域名马成为舞马的马匹。

  这些胡马来到大唐,被放入飞龙厩、翔麟厩和同以苑厩等皇家马厩精心培养调教,以便随时表演。

  唐代舞马兴起于太宗后期,到高宗、玄宗时到达高潮。每逢有外国使节到大唐进贡或者朝贺,唐高宗及武则天都喜欢让舞马作乐,以待来使。

  据《资治通鉴》记载:“宴吐蕃来使,殿中奏喋马之戏。。。。乐作,马皆随之,宛转中律,于作乐者饮酒,以口衔杯,卧而复起,使者无不大惊”。

  出土唐舞马俑

  据《旧唐书》记载,唐玄宗是个超级舞马迷,每逢盛会,都会进行舞马表演。他的马厩养有西域各国进贡的良马四百匹以上,全是经过精心训练的良马,每逢重大节日便在宫中表演。

  唐玄宗亲自为舞马谱写了一曲《倾杯乐》,舞马们按着音乐翩翩起舞,乐声停止时,舞马居然能口衔酒杯向唐玄宗祝酒,观者无不抚掌称奇。

  唐玄宗的大型宴会上进行表演的除了马以外,还有犀牛、白象等属国进贡的异兽。这些异兽与龙马或同时循着音乐、踩着鼓点或进或退,或稽首,或半立而拜,十分生动有趣。如果说玄宗刚开始还是有心炫耀,后来却是真心被这些动物们迷住。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,在唐代大将张士贵墓中发现了舞马的白陶俑。这匹白陶制成的舞马右蹄抬起,鬃毛披在左颈,后腿微弯,嘴巴半开,马头半回,呈现出一种沉醉于舞蹈的状态。这是唐代舞马盛行的一个有力的实例。

  唐朝舞马表演时,要对马匹进行装饰。舞马的马嚼子都以金线描绘各种图案,身上也披着华丽的披风,马笼头悬挂各式玉件,舞蹈时这些玉件儿互相碰撞,叮咚作响。马的缰绳也是特制的牛皮所制,外面包裹着五彩丝带,正如当时文人描绘的那样:“衣以文绣,络以金银,钸其鬃,杂间珠”。这些西域良马精神抖擞,昂首弄蹄,脖子上的金制铃铛清脆悦耳,宛如天上的天马下凡。

 

  (唐—舞马壶)

  如果说汉至魏晋时,舞马表演因为马匹数量问题以独舞为主,到了盛唐,由于国势大张,马匹数量从唐初的不足万匹,到玄宗时发展到四十万匹,所以舞马表演由独舞向群舞转变。

  唐玄宗本人有舞马四百匹,其中他最心爱的两匹分别取名为“李家宠”与“李家娇”,这两匹马音乐韵律极强,混身全是音乐细胞,舞动时骚首弄尾,尤其是善于衔杯祝酒,简直是唐玄宗的命根子。

  这两匹马是当年左骁卫大将军段志玄征吐谷浑时,从西域带回的“天马”后代,经数代马倌教导,音乐方面的基因越来越强,是舞马驯养技术的巅峰之作。

  唐代诗人王建曾有幸观赏过一次唐玄宗的舞马表演,他也写下了一首《楼前》诗记录了当时的情景:“天宝年间勤政楼,每年三日作千秋。飞龙老马曾教舞,闻著音声总举头”。

推荐阅读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最后更新